当前位置:
周公解梦
>
解读:实证主义的衰落与理论心理学的复兴

解读:实证主义的衰落与理论心理学的复兴

导读:

在西方主流心理学中,实证主义作为一种方法论一直左右着心理学的发展方向。依据实证主义的“经验证实”原则,一切不能以观察或实验来证明的概念和理论都是虚假的和没有意义的,因而不能为科学所接受。 在上述思想的指导下,心理学家抛弃理论的探索,执著于实证性的研究,理论心理学成为一个被人忽视的领域。近年来,随着实证主义的衰落,许多心理学家认识到实证主义的那种狭隘经验主义的弊端,以非经验的观点重新开始了心理学的理论探索。这导致了理论心理学的复兴。 一、实证主义对心理学的影响主要通过下述两条方法论原则:一是经验证实

在西方主流心理学中,实证主义作为一种方法论一直左右着心理学的发展方向。依据实证主义的“经验证实”原则,一切不能以观察或实验来证明的概念和理论都是虚假的和没有意义的,因而不能为科学所接受。

在上述思想的指导下,心理学家抛弃理论的探索,执著于实证性的研究,理论心理学成为一个被人忽视的领域。近年来,随着实证主义的衰落,许多心理学家认识到实证主义的那种狭隘经验主义的弊端,以非经验的观点重新开始了心理学的理论探索。这导致了理论心理学的复兴。

一、
实证主义对心理学的影响主要通过下述两条方法论原则:一是经验证实原则,即强调任何概念和理论都必须以可观察的事实为基础,能为经验所验证,超出经验范围的任何概念和理论都是非科学的。行为主义把这一原则应用于心理学中,造成了心理学研究中的经验主义崇拜;另一原则是客观主义,这一原则强调认识过程中主体和客体的分离,主体的知识应该绝对反应客观事物的特点,不搀杂个人的态度和情感、信念和价值等主观因素,换句话说,在主体的概念和理论与外在客体之间必须有一种一一对应的关系,否则这些概念和理论就不是科学的知识。

实证主义的这两条原则给理论心理学的发展带来毁灭性的结果。因为理论心理学是从非经验的角度探讨心理学的问题的,如心身关系、认识的心理起源等等。这些问题的非经验属性使它既不可能符合经验证实原则,也不可能体现客观主义的精神,它只能是一种理论的探索,或象某些排斥理论研究的人所称的,是“哲学思辩的”、“形而上学的”。实证主义的原则排斥了理论探讨在心理学中的合法地位。

勿庸置疑,冯特之前的心理学是思辩的,或理论的,以往我们一直贬低这种心理学,认为它的哲学气息阻碍了科学心理学的出现。实际上,从今天的角度来看,那种思辩的心理学对科学心理学并非无所贡献,更没有阻碍科学心理学的发展。它对许多问题的哲学思考从宏观角度加深了人们对心理本质的认识,为科学心理学的发展构建了一个内容广泛的理论体系。冯特的实验心理学正是建筑在这样的理论体系的基础之上的。

从冯特起,心理学开始吸收实证主义精神。冯特把实验法引入心理学就是这一思想的体现。但是冯特并不崇拜实证主义,更不把实证的原则作为教条。他一方面以实验方法研究感知和反应时等心理过程,另一方面也使用非实验的方法探讨思维、想象和语言等我们今天所称的“高级心理过程”。冯特甚至在哲学上也有所建树,他在1889年出版了《哲学的体系》一书。对于心身关系问题,他也从哲学的角度予以讨论,提出了“身心平行论”。总之,冯特并不排斥心理学的理论探索。

但是从行为主义开始,实证主义的原则逐渐渗透到心理学的各个领域,并进而成为一种类似于“范式”的东西支配了心理学家的思维方式。在客观、实证的旗号下,心理学家盲目接受经验证实原则,把经验证实原则当成一种不可超越的教条,并进而形成了对经验原则的崇拜。凡不能以经验证实的理论探讨皆被视为是伪科学的,理论成为一种累赘的、缺乏科学信度的“形而上学”。随后的认知心理学也继承了这一思想倾向,大部分认知心理学家仅把注意的中心指向认知过程的实证分析上,以计算机模拟的方式分析认知过程,把对认知过程的研究局限在经验的范围内,对认知过程的理论探索持怀疑的态度,阻碍了理论心理学的发展。

实际上,当心理学家把实证原则当成科学真理崇拜时,实证主义的科学观已经受到新兴科学哲学的挑战。它在哲学中的地位远不象它在心理学中那样根深蒂固。科学哲学家波普(Poppe,r. )早在六十年代就对实证主义的经验证实原则提出批判,认为科学知识并非始于经验,而是始于问题;理论先于经验观察,指导经验观察,因为科学观察具有目的性和选择性,我们总是以一种预想的理论去观察事物,一切观察与实验都是在一定理论指导之下进行的,观察与实验也只有在一定的理论关系中才有实际的意义。波普的观点强调了理论的重要性,动摇了实证主义在哲学中不可一世的地位。

既然理论先于观察,那么由经验获得的知识就不可能是完全“客观”的,由经验获得的知识就必然受到主体已有的概念和理论、信念和价值观的影响。正象科学哲学家汉森(Hanson.N.R.)所指出的那样, 人们观察到的事实受到已有概念知识的强烈影响,“婴儿和外行具有视觉能力――因为他们不是瞎子,但是他们不能看到物理学家所看到的东西……两者都能知觉到同样的线条、颜色、形状,但各自的理解方式却不一样”这些观点驳斥了实证主义的客观主义原则, 指出了客观知识的主观特性和理论先于经验知识的可能性,为理论探索作为一种科学方法进入心理学的研究领域提供了方法论的依据,从而为理论心理学的复兴铺平了道路。

二、
实证主义方法论的动摇恢复了理论探索的合法性,为发展理论心理学提供了方法论的依据。1967年,“理论心理学高级研究中心”在加拿大艾伯塔大学成立。这是理论心理学发展中的一个重要事件,它标志着理论心理学作为一个独立的研究领域开始恢复它在心理学中的合法地位。该研究中心主任贝克(Baker,W.J.)在阐述该中心建立的意义时指出:“在北美这样一种环境中,它的建立明显是对那种‘充满尘埃的经验主义’的反动。这种经验主义极大地阻碍了心理学的哲学基础的探索,而这种探索对于这门学科是非常必要的”。

除了加拿大外,美国和西欧一些国家的心理学家也都为恢复理论心理学的合法地位作出了不懈的努力。美国著名心理学家库克(Koch,S.)在1959―1963年间主持出版了六卷本的理论心理学巨著《心理学:一门科学的研究》,并在1985年又主编了《一个世纪的心理学》。这两本书使用理论探索的方法,对心理学的科学地位、心理学与其它学科的关系、心理学的方法论和一些具体的理论问题作了深入的理论分析,对理论心理学的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库克也由此成为美国理论心理学的领袖人物。

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的理论心理学的发展比较散漫,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力量,从八十年代起,不同国家的理论心理学工作者开始组织起来,出版统一的理论刊物,建立理论心理学的国际组织。1984年,《理论心理学年鉴》开始出版,《理论心理学与哲学心理学杂志》、《理论与心理学》杂志、《哲学心理学》杂志也相继出版。1985年,理论心理学国际协会在英国建立。这个协会已成功地主办了多次理论心理学国际研讨会,并把会议论文编辑成《理论心理学的当代问题》(1985)、《理论心理学的发展趋势》(1988)等书籍出版。目前,理论心理学正显示出蓬勃发展之势,展现出较强的生命力。

但是理论心理学的发展也面临着许多困难。由于实证主义的长期影响,心理学界至今仍存在着重实验研究,轻理论思维的思想倾向。理论心理学家也在苦苦思索为什么在哲学领域已被批判得千疮百孔的实证主义在心理学中却“阴魂不散”。新的科学哲学早就以自然科学的成果论证了实证主义原则的虚假性,指出经验既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理论概念,因为科学的任务在于透过事物的表面现象去发现本质和规律,而本质和规律却是人的感官所不能及的。现代宇宙学的研究者们提出了各种各样的宇宙模型,这些模型都是无法证实的,或者说现在是无法证实的,如果实证主义的“经验证实”是科学的真理,那么现代宇宙学的研究就只能是一堆毫无意义的废话了,但是这些模型指导着宇宙学家的研究,他们并不因为这些模型没有得到经验证实而放弃他们的理论探索。

自然科学的发展也昭示了理论研究的必要性。被心理学视为楷模的物理学并不排斥理论研究。理论物理学是现代物理学的重要支柱之一。化学也是如此,理论化学是现代化学的一个重要方面。但是我们这个一心一意要象物理学和化学看齐的心理学却一直鄙视理论的努力,总是认为理论心理学是思辩的,担心理论心理学的发展会使心理学回到心理学独立前的那种哲学思辩状态,对于哲学思辩的恐惧到了如此的地步,以至只要一提哲学就唯恐避之而不及。

实际上,恩格斯早就批判过那种轻视理论思维的思想倾向。恩格斯指出:“什么是从自然科学到神秘主义的最可靠的道路。这并不是自然哲学的过度理论化,而是蔑视一切理论、不相信一切思维的最肤浅的经验论……无论对一切理论思维多么轻视,可是没有理论思维,就会连两件自然的事实也联系不起来,或者连二者之间所存在的联系都无法了解……而轻视理论显然是自然主义地、因而是不正确地思维的最确实的道路。”思格斯的上述思想论证了理论思维对于科学的重要意义。

忽视理论建设而专注于实证分析的直接结果是心理学研究的琐碎和分裂。如今的西方心理学从表面上看起来十分繁荣,但深入地分析却可以发现繁荣背后的理论贫乏:每个实验者割取完整心理现象的一个小块,其研究结果相互之间无法沟通。心理现象的实证分析对于理解完整的心理现象没有多少实际的帮助。许多心理学家认识到缺乏理论指导的实证分析只能徒增心理学的破碎,给心理学的未来统一带来更多的障碍。美国著名心理学史家吉尔根(Gilgen,A.)就表达了这样一种观点。 他指出:“对于像心理学这样一个从概念上破碎的领域来说,更多的信息可能并不是一件好事……更多的信息只有使问题变得更加复杂。 ”

因此,心理学破碎和分裂的现实需要理论思维,需要理论心理学。恩格斯在谈到经验科学对理论思维需要的迫切性时指出:“经验自然科学积累了如此庞大数量的实证的知识材料,以至在每一个研究领域中有系统地和依据材料的内在联系把这些材料加以整理的必要,就简直成为无可避免的。建立各个知识领域互相间的正确联系,也同样成为无可避免的。因此,自然科学便走进了理论的领域,而在这里经验的方法就不中用了,在这里只有理论思维才能有所帮助。”恩格斯的话是我们从事理论心理学的重要依据。

三、
理论心理学的发展应该先于实证心理学的发展,科学哲学的研究表明,凡科学上的重大进展皆源于理论上的突破。广义相对论的创立使物理学突破了牛顿力学的机械自然观;进化论的创立使生物学由物种的静态研究进入动态研究的水平。在科学哲学家库恩的范式论里,“范式”归根到底是一种理论体系,范式的突破导致科学革命,从而使科学获得一个全新的面貌;科学的实验和观察也都是在一定的理论指导之下进行的,其结果的解释也必须依据一定的理论。因此,理论的发展应先于实证研究的发展,我们应该赋予理论心理学以优先发展的地位。

那么,什么是理论心理学呢?从我们的观点来看,理论心理学是从非经验的角度,以理论思维的方法对心理学的基本问题进行探索的一门学科。它在心理学中的地位就象理论物理学、理论化学在物理学和化学中一样,是心理学的学科体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它的研究与心理学中的实证性研究相互依赖、相互补充,而且由于一切实证研究总是以一定的理论为指导,因此理论研究总是先于实证性的研究。

从理论心理学的性质来讲,理论心理学是一门非经验性的学科。这一点同以经验方法研究为主的实证心理学,如实验心理学、儿童心理学,犯罪心理学等学科是不同的。这些学科通过观察与实验、统计与测量等经验方法对各种心理现象进行实证研究,而理论心理学则从非经验的角度,通过抽象、分析、综合、归类、类比等方法,以富有哲理、符合逻辑的思维方式,对心理现象、心理学学科发展中的一些基本问题进行理论探索。

理论心理学研究的范围是什么呢?一般认为,从大的方面来分,理论心理学包括两个方面,即心理学的元理论(metatheory)和实体理论(substantive theory)。

元理论类似于我们所说的基本理论,它是理论的理论,是心理学理论与方法的指导思想和指导原则,它所研究的范围是:

1.心理学的学科问题,包括心理学的性质、心理学发展过程中的经验教训、未来的发展方向、心理学与哲学、生理学、物理学等学科的关系、心理学与社会的关系、心理学研究的社会意义和伦理意义等等。

2.方法论,包括研究方法的指导思想、选择方法的依据、理论的评价标准、科学哲学对心理学的影响、方法与对象的关系、研究方法的利弊得失等等。
实体理论是有关意识和心理的特性以及各种具体的心理现象和心理过程的理论,它也包括两个方面:

1.意识和心理的特性,包括意识的起源与特征、身心关系、遗传与环境的关系、自由意志与决定论、意识或心理的结构等问题。

2.具体的心理过程的理论,如感觉理论、知觉理论、学习理论、情绪理论、人格理论、能力理论、创造力理论等等。这类理论的一个共同特点是理论思维有时是同实证研究相结合的,即从观察与实验中获取数据和资料;或以现有的理论解释观察和实验的结果,这类理论体现了理论思维和实证研究的互助关系,是一种值得提倡的研究方式。但是这类研究目前存在一个明显缺陷:理论与理论之间缺乏一致性,有些理论相互冲突,互相矛盾,难以构成完整的理论体系。

西方心理学自建立以来不乏各种各样的有关心理过程的理论。从这个意义上讲,心理学并不缺乏理论活动。但是这些理论从来都是破碎的,它们以不同的哲学为基础,并服务于不同的目的,没有那个理论能服务于整个心理学。现代西方心理学中的确有许多有影响的心理学家,但是他们的理论往往仅局限于自己的学派或领域。另一个问题是,许多理论的创立者提出理论的目的在于发展某种方法,一旦方法得以确立,则理论即被抛弃。行为主义的创始人华生以理论性质的论文《行为主义眼中的心理学》而起家,但是他的最终目的在于确立行为主义的方法。所以,这种方法一经为心理学界所接受,华生便放弃了理论的努力。因此,这样的理论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理论,而仅仅是方法的工具。

现代理论心理学并不排斥有关这类理论的研究,但是它的重点是宏观理论,是对整个心理学有影响的理论框架,它的研究成果将有助于心理学的统一与整合。这种理论心理学更多的是元理论的理论心理学。

元理论的研究多少带有一些哲学的色彩,它往往被认为是“形而上学的”,而不是心理学的。但是,理论心理学工作并不惧怕这种指责,因为哲学对于科学研究工作者并非那么可怕。科学的发展史表明,排斥哲学往往限制和损害了学科的发展。十八世纪的物理学家的排斥哲学,他们顽固地坚持牛顿僵化的自然观,从而导致了经典物理学的危机。实际上,康德的哲学早已在理论上突破了牛顿的假说。所以恩格斯指出:“如果大多数自然科学家对于思维不象牛顿在‘物理学,当心形而上学啊!’这个警告中所表现的那样厌恶,那么他人一定会从康德的这个天才的发现中得出结论,免得无穷无尽的弯路,并节省在错误的方向下浪费掉的无法计算的时间和劳动,因为在康德的发现中包含着一切进步的起点。”因此,蔑视哲学, 唯恐自己沾染哲学色彩的研究者注定会损害他们的事业;最终,他们要么为过时的哲学所束缚,要么使自己的研究变得琐碎,难以有所突破。

元理论探讨心理学的哲学基础、心理学研究的指导思想和未来心理学的发展方向等对心理科学发展具有重大意义的理论问题,因此是当代心理学的发展所迫切需要的。当然,我们并不是说,在元理论的研究方面理论心理学家已经达成了共识,而是说,元理论的探讨有助于这些问题的理解,它给解决这类问题提供了一种可能,值得心理学家为此付出努力。

标签:
心理
解梦评论:
分类解梦
人物类
爱情类
生活类
物品类
身体类
动物类
植物类
鬼神类
建筑类
自然类